关注凯敦电子 做您身边的健康守护者

【转发】谢锡亮提出用灸法防治艾滋病

返回列表 来源: 发布日期: 2019.04.25

(摘自http://www.100md.com  2004年7月1日  厚朴中医网,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珍视我们的宝贝——传统灸法本报记者 白晓芸

    谢锡亮的大名,记者在中医学院念书的时候就有耳闻。他作为近代针灸大师、澄江学派创始人承淡安的亲传弟子,在山西省侯马市默默耕耘,50余年如一日创办“澄江学派针灸医学研究所”,致力于临床医疗和培养针灸人才。知道他的人都很敬仰他,有一位校友曾对我讲:“别看我是针灸系的,在谢老给我们讲课前,我对针灸其实谈不上了解,但是听谢老讲课后,我才真正知道针灸应该怎么学,并深深地热爱上了她。”

    一个春雨绵绵的午后,不曾想这位令人尊敬的老者在我一位校友的陪同下出现在我的办公室,随身的包里竟是厚厚一摞资料。没顾得上喝一口热水,谢老已在说明此行的目的:“我就是想呼吁一下,救救传统灸法,这么好的方法,作为中国传统中医药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不能眼看着她被淹没。”谢老话讲得很急切,“你看看”,谢老从资料中抽出一份《北京晚报》,是2004年4月19日的报纸,在第46版上,有一篇题为《专家呼吁抢救中国灸》的文章,“我认为媒体应该多发一些这样的文章,唤醒人们,千万不能把宝贝丢掉。”

    灸法,即使是正规中医药院校出来的学生,恐怕对此也知之甚少,说到具体操作,更是没有几个人亲身实践。《内经》上说:“针所不为,灸之所宜。”唐代孙思邈说:“针而不灸,灸而不针,皆非良医也。”明代《医学入门》上说:“凡药之不及,针之不到,必须灸之。”可见自古医圣名贤都很重视灸法,并把灸法作为治疗的重要手段,把“会用灸法”作为医师必备素质之一。

    但是,近些年来针灸学界偏重于针法,逐渐减少了灸法的使用。针灸科常常是“但见针刺病,不闻艾绒香”。那么,灸法是通过什么来治病的,它与针法有什么不同,它的适应症有哪些呢?就记者的提问,谢老为我们娓娓道来。

    “《神灸经论》上说:夫灸取于火,以火性热而至速,体柔而用刚,能消阴翳,走而不守,善入脏腑。取艾之辛香为炷,能通十二经,入三阴,理气血,以治百病,效如反掌。可见灸法效力之大。虽然针灸都是在经络穴位上施行,有共同之处,但灸法独具专长,不能以针代灸。明代龚居中在《痰火点雪》中说:灸法去病之功难以枚举,凡虚实寒热,轻重远近,无往不宜。可见灸法治病之广。几十年来据临床上的实践,很多病均适宜用灸法。特别是对免疫性疾病如乙型肝炎,我在临床用灸法治疗数百例,收到了满意的效果,不论急慢性均可施灸。患者首先是自觉症状消失,体征改善,逐渐化验指标也会相继转阴,尤其是病毒复制标志转阴,抗体出现,表示传染性减弱或消失。此外,灸法对阳痿、早泄、遗精、遗尿、长期发热、哮喘、眩晕、贫血、胎位不正、子宫出血、经常感冒、小儿发育不良、结核病、胃肠病等效果良好。总之,只要是慢性病、常规医疗没有办法的病,用传统灸法都能收到意想不到的良好效果。”

 

    灸法能有这么好的治疗效果,可为什么没能引起足够的重视呢?据一些专业人士说,现在灸法不能得到广泛的应用,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一、留下疤痕,为近代崇尚美容之大忌,尤其是欧美国家,从来只重针而不重灸;二、艾灸烟雾弥漫,造成空气污染,是今天提倡环境保护人士的大忌;三、灸法操作时间太久,对医师的经济效益来说,并不划算。

    但据谢老讲,其实用灸法并不像人们想像的那样痛苦,因为直接灸法的艾柱如麦粒大小,每穴只灸7~9壮,长期施灸,只会出现一个豆大黑痂,停灸后20~30天即可脱落,以后和正常皮肤差别不大,或遗留黄豆大一个浅斑痕。例如灸法治乙肝的穴位主要在背部或下肢,不会影响美容。在临床上他发现,中老年人患疑难重病、慢性病,或是保健,都能接受灸法,而不会在乎小小斑痕。另外,因为灸法用的是极细的艾绒,量很小,不会产生太多烟雾。日本人研究发现,艾绒燃烧之气味芳香,还能净化空气,对人体无害。有人用红外线照射代替灸法,但红外线照射没有艾的药理作用,与灸法疗效不会完全相同,虽未见对比,也可能不会超越灸法之效果。谢老语重心长地说,为了治病,解除痛苦,不能单求方便、省事,而不追求更高的疗效。至于经济效益,灸法治乙肝,每人不过两三穴,4~6个点,每穴不过7~9壮,3~5分钟即可灸完一次,十分方便,同时能大大减轻病人的经济负担,治疗所用的时间还短。治病人多了,经济效益自然也会好的。

    谢老说,灸法种类很多,但对于大病、疑难病,最好选用直接灸法。就是将极细之艾绒做成麦粒大的艾炷,直接放在穴位上燃烧,最高只有60℃~70℃左右的热力,能耐1秒钟知大热时即按灭,反复施灸,穴位上结痂,再灸不但少痛,反觉舒服,能够坚持,日久见功。用灸法首先要做好病人思想工作,解除顾虑,医患合作,安置好体位,取准穴位,打个记号,消毒皮肤,将艾绒制成圆锥形之艾炷,上尖下平,直立于穴位之上,用细线香从顶端轻轻接触点燃,使之均匀向下燃烧。首壮燃至一半知热时,医者即用手指迅速压灭或捏起;第二壮仍在原处燃至大半知大热时,即压灭或捏起;第三壮燃至将尽知痛时即压灭或捏起。每次每穴连灸7~9壮,连灸数日,以后可以隔日一次,若灸2~4个穴,不过几分钟,操作熟练之后就轻而易举了。

    谢老突然话锋一转,他说:“现在艾滋病很猖獗。艾滋病是一种免疫缺陷性传染病,一旦被感染,不仅主要表现为细胞免疫缺陷,而且体液免疫功能也会受到一定影响,尤其是T4细胞明显降低,T4/T8比值下降。我们在临床实践中,体会到灸法对病毒性、免疫性疾病都有很好的治疗效果,而且科学实验已经证实灸法能增加B细胞、T4细胞,提高T4/T8比值,只是目前尚未见到有人使用直接灸法防治艾滋病的报导。虽然中药、针法有许多资料,也有一定疗效,但放着灸法不用是多么可惜啊!”

    谢老表示,虽已年届八十,如果有机会,他非常愿意用灸法为艾滋病的防治做一些事情。如在艾滋病多发的地区举办短期灸法培训班,以乡村医生作为培养对象,不难,只要二、三天时间就能学会。然后让他们做指导,鼓励病人自灸、家中人助灸,或患者之间互灸,长期下去必见功效。原料花不了几个钱,即便自费患者都能负担得起。倘能和中药联合应用疗效会更好。如果此法行之有效,将是全世界艾滋病人的福祉,也是中国传统医学对人类的又一个伟大贡献。

    谢老起身告辞了,望着老人在校友搀扶下雨中踽踽而行的背影,记者心中不由得一阵愧疚,灸法传承几千年,被历代医家所重视,而偏偏在我们手中被弃而不用,是灸法本身不再适应现代社会的需要了呢,还是作为中医事业的继承者,我们所做的立足于继承的实际工作太少了?继承不够,何谈发扬?这也许是整个中医界面临的问题。

咨询热线

400-856-0586